橫幅通用100% x 90px

隆蓮法師:三皈依觀初修略法

(一)何以修定


  一。統統成佛好事,皆由定生。二,不修定不可以生聰明,統統佛法知見,皆成與人間學識常識無異,不可以斷懊惱,對境臨事,不可以起作用。三,不修定,持戒不可以調柔,身心無止惡修善之大才能。四,修定能引生喜涉及輕安,使人天然樂于修行。五,修定能引發法術前相,使人自于佛法生起信念(但非專為求得法術)。六,修定能調理精力,醫治疾病,補益力氣;但使坐時姿态如法,即不可以認真,亦有此作用(然不成專心留神求身材上之長處,應參加皈依三寶之信念,及四谛之理解,不然恐增添身執,且不得三寶加持力,身材所得長處亦小也。)


  (二)何謂三皈依觀


  修觀便是修定。依佛法中嚴厲的界說,要得定往後所作的觀方得名觀。最初将三皈依觀頌文記熟往後,依頌中所說的觀境(月輪阿字上師三寶光亮等),令心于所緣境,持續安住,不錯落,不昏沉,不掉動,能生身心輕安喜樂。生起喜樂方名得止。得止往後,所修的觀,方名為觀。止的作用在使心住于所緣境上,不馳散于其他的境。觀的作用,在使心對所緣境上,起簡擇的作用(譬如頭頂 字白色,假如現為黃色時,由觀的力量,能改正他,使他複為白色。如 字的o假如現為方形卵形等,由觀的力量,能判斷其犯錯而使之複為圓形。又如人能否能夠永久不死,能判别其決不成能,都是觀的力量。)由如法修觀能得止,得止往後觀更殊勝。再如法修觀,止又更殊勝。如是互為因果,便名止觀雙運,亦名為禅,亦名為定。此定以三皈依為觀境,故名三皈依觀。


  (三)何以初修應觀此三皈依觀境


  一,皈依三寶為佛法入門故。二,三寶為統統佛法之總體故。三,觀三寶境易得加持故。四,為生信故。五,為生起暖位故(佛言于我法中,但生歡欣,即名暖位。觀三寶好事令生歡欣,易生暖觸。)六,具攝統統四禅四空四無量生圓次第無邊觀法之根底故。


  (四)若何修三皈依觀


  (一)積集資量 一,從敬信上師之前受三皈依。二,保衛三皈依戒及所受别擺脫戒不犯。三,從上師前聽聞三寶好事及四谛情理,讀誦思想,得其大體。(皈依發心攝要頌,菩提道次第科頌,無常頌等應讀。)四,于财色名食睡,能見過患,能遠能離。五,于飲食、衣服、卧具、醫藥随得喜足。六,不得尋求事迹,作諸瑣事(在家人應于合理職業中抽出暇時,但能屏除非分貪圖,無謂寒暄及文娛事,即有暇時矣。)(定道資糧頌應讀)


  (二)抉擇地方 一,欠妥風。二,不濕潤。三,不阻礙别人。四,灑掃幹淨。五,如有佛堂,即于佛堂中;若無佛堂,随合适處均可敷座。座位應平穩,不成聽其搖動不甯;不成太高,高則心易哆嗦;愈低愈好,但以不受濕潤為度。敷座之物,以軟草為宜,不成太厚,易生熱故。座位不成太狹窄,緻兩膝窄小。座位應平整,或後部稍高,決不成使前部高于後部。六,坐處光芒不成太強,令心錯落;不成太暗中,易生昏熟睡眠。


  (三)趣入利便 一,于上座修觀前,飲食不成過飽。二,應于三寶前以身力修供事,星期供曼荼供水等,以此面前所修福業,能速引生禅定福德之果。且由活動身材之故,易生暖觸。三,應将兄弟頭面沖涼幹淨,涕唾掃除淨盡,寬衣緩帶,使滿身先有輕頌舒快之感。


  (四)坐時威儀 一,金剛跏趺如佛之威儀而坐,令兩膝與尾闾三點,支撐滿身之分量。從兩膝引始終線與兩腿形成一正三角形。滿身之重心,即在此三角形之核心。不可以金剛跏趺者,半跏趺亦可;不可以半跏趺者,架馬亦可;但必不成舒腳坐。然欲禅定成績,終須進修金剛跏趺。如是坐者,姿态穩定,如大龍蟠,任坐多少時間無踝骨酸痛之病。以肢體曲折故,滿身之氣,天然剝削,于定極為有益。二,身不成太向前,亦不成太向後。從發際上四指頂門之處,垂始終線,令此線過程喉心丹田,與地面成垂直線即可。脊柱不成令曲,亦不成使勁。挺直坐下之時,先将腰身伸直,而後放下,使脊柱節節相拄,天然體态規矩,久坐不疲。三,兩肩齊平,不成左右低昂。兩臂置于身之兩旁,令與身平。兩手心向上,右手壓左手,兩手拇指端相拄。手掌邊緣靠腹部,手背置兩足上。四,頭微向前傾,作垂目觀鼻之意。不成太傾太仰或偏左右。五,眼不太張太合,作凝視鼻端之意(不成真使勁觀鼻端,久則目睛痛。)眼光意注鼻端,鼻端與心垂直。兩手心及兩足心皆趣向聚合于肉團心,如是則滿身精力皆聚矣。六唇齒随其天然;但不成張口呼吸。七,舌或言應令著上腭;但人舌有長短,亦不必強。八,息收支不成令出聲,不成粗猛,不成急,不成滑,應令輕微至本人亦不覺得氣味之收支;但不成留神令細。若留神令細,則氣味反粗矣。别地方說數息之法此處亦不消,因光亮之收放,即含調息之意。氣味不隻從鼻孔收支,滿身毛孔,亦有呼吸之作用也。坐時下部應覆令溫和;暑天至少亦應覆以一層單布。身之上部應稍涼,不成過暖,易生昏沉。頭之後部及頸後不成使受風,天寒應以披單覆之;但頭之前部頂門過去萬不成蓋覆。


  (五)發心大體 一,思想本身,性命無常,在呼吸間。一息不來,三途六道,流轉何所,毫無把握。若不修定,臨命終時,本人若何作得主宰?二,思想本身,無始以來,流轉死活,備膺萬苦,以緻于今,不知出離之道。今幸得遇此殊勝禅定秘訣,真有斷懊惱出死活之功用,雲何不修。三,思想爹娘衆生,與我同在三界火宅之中,無有擺脫之道。今我幸遇此法,若不勤修自求證入,雲何能以此展轉教他共趣大般涅槃菩提之果。四,不成起名聞利養心。五,不成起求賽過别人之心。六,不成盲無目标,堕于愚癡。七,應發自利利他各種善願。


  (六)正修觀境


  (1)理觀 一,總觀三寶


  釋尊既證覺 轉四谛法-輪 五比丘得度


  三寶順次興


  觀想本師釋迦牟尼佛,在鹿野苑,說四谛法,我即五比丘之一,親聞說法,如對現在想。


  二,總觀四谛


  知苦思斷集 慕滅乃修道 四谛先說苦


  佛意至奇妙


  思想三界中無一處不苦,苦的起源是懊惱與業,懊惱業苦齊全寂滅的境地,該當希求修證。能證的辦法,略則戒定慧,廣則八萬四千秘訣,攝之則為三十七道品,再攝之則為八正道。尤為緊張之核心結晶,則為我現前所修之觀法。(若廣觀者,應參加菩提道次第甚至法蘊足論四谛品。)


  三,别觀苦谛


  我與諸有情 罪苦逼身心 三苦八苦等


  多劫恒相侵


  思想我與爹娘衆生,往昔由懊惱熾盛,造諸罪業,感得現前苦果,逼惱身心。苦中有苦苦,樂中有壞苦,不苦不樂中有行苦。生有生存強逼之苦,老有龍鐘昏愦之苦,病有展轉嗟歎之苦,死有風刀崩潰四大拆散之苦,更有悍妻逆子等,怨憎會遇之苦,如是皆苦苦也。兵燹流浪,家庭慘變等,有恩愛分離之苦;求榮反辱,大失所望,有所求不得之苦,皆壞苦也。而三界統統衆生所未免者,則為五蘊遷流之苦,亦曰行苦。(參考菩提道次第)如是諸苦,我等無始以來,飽經痛楚,不知求出。


  四,别觀行苦


  展轉受諸苦 性遷流無常


  思想我等無始以來,受此諸苦,此息彼生,出水入火,無時暫息。


  五,無常想


  一期業報盡 終當谒死王 生者莫不死


  死時誰預知 暫且何法避 死已何所之


  思想我身,報盡命終,定有死之一日。思想現生所見所聞,家屬親友,奄忽物化,不知凡幾。以彼例此,知我決議亦未免死。又複思想現見嬰孩夭喪,壯夫暴卒,各種非命,知我死期不知何時;前程雖存,入息難保。又複思想現見有财有勢聰慧勇健之人,臨命終時,或醫藥罔效,或勢窮力竭,無不束手就死,知我死期到時,決議無避免之道。一息不來,三途六道,漂泊何所,前路茫茫;若不修行,毫無把握;修行而不刻實精進,亦無把握。(參考無常頌菩提道次第。)若修行有成績者,先能預知時至;欲留壽者,可修長命之法;身故往生何所,因果清楚;益以定力願力,亦自可主宰也。


  (2)事觀 六,死想


  我今作死想


  思想性命無常,在呼吸間。勿謂今日不修有往日,本年不修有來年,即現前現在,一息不來,統統不可以放下之事,不禁你不放下;統統不得了之事,亦隻要以不明晰之。即此就是放下萬緣,息心入定之獨一妙法。觀想本身,身涼氣絕,肢體僵直,現前就是一具死屍。


  七,不淨觀九想


  ①②③④⑤ ⑥ ⑦⑧⑨


  膀脹青瘀壞 血塗膿爛蛆 化蛾飛身外


  所餘惟白骨 自他皆這樣 曆曆觀清楚


  貪欲頓停止


  觀想本身死已數日,漸突變壞,如聞臭穢之氣。初皮膚變紫;次肌肉腫脹;次一處一處變青色;次一處一處惡血浸出成紫黑色;次皮肉壞爛;次壞血塗滿骨骼之上;次血腐成膿;次見肌肉髒腑腐敗,一塊一塊,零落地上;次見壞爛血肉,盡生蛆蟲,遍身鑽吃,将腐肉食盡,化為飛蛾飛去不見。修此觀者,能愈疾病。如身生瘡者,想患處為蟲所食,病即易愈。本人觀成白骨。複觀本人平常所愛之人,究竟亦成白骨,貪欲自息。或有平常蓄恨之人,觀彼與我究竟皆成白骨,嗔心自息。試将劉邦項羽白骨置于一處,試觀其複能奮鬥否。我與我之仇怨,權勢及所争,均不如劉邦項羽,亦複皆成白骨,尚何争競之有。(若不可以觀滿身者,錯落重者,應從足大趾上指許大一塊觀起;昏笨重者,應從額際指許大一塊觀起,漸及滿身。)


  八,白骨流光想


  粗重懊惱斷 流光遍大千


  思想本身已成白骨,粗大之貪嗔悉皆止息。而後觀想本身骨節,一一皎白光瑩,如白玉所成。一一骨骼之核心,各有一紅線,放出光亮,如電燈泡中之鐵絲。光亮射出白骨之外,覆蓋滿身,成一白光團。初時前後左右上下各一舒手遠(即便其光成一半徑一舒手遠之球形是)。往後每次修觀逐步加大,甚至遍于三千大千天下。放光加大之法,要有肯定界線。譬如一舒手遠,次加至滿一室,次加至滿一房屋,次一村一邑一國一洲等。若不如是漸加,徒想遍于三千大千天下,實則心力仍隻能及于極小之範疇也。如是觀者,能治骨骼中病,能使骨力健壯。


  九,對治沉掉修止法


  錯落及昏沉 對治知止處 二病俱無時


  所止複相異


  如是觀想之時,若心錯落,不觀想所緣白骨光亮之境,而想其餘之境地,對治之法,應注心想二足心。若心昏沉,所觀想之境不大顯着,應注心想于眉間。頭部有病之人,應多于下部注心。下部有病之人,應多于頭部注心。初修定及用腦之人,以注心足心為宜。初修定不可以即心願得定,應以持久功夫,對治錯落昏沉。錯落昏沉對治了,定就成了。對治錯落昏沉的辦法好多(參考定道資糧,止觀略法,菩提道次第)。最簡約的,除上述辦法外,坐的姿态,錯落多的,頭應稍俯;昏沉多的,頭應稍仰。錯落多應合目,昏沉多應張目。錯落多應坐光芒稍暗處,昏沉多應坐光芒稍強處,皆是也。錯落時應引心向内,使住于一簡約之境;昏沉起時,應令心稍使勁,增添觀境鮮明之水平。不錯落不昏沉時,應注心于脊骨末尾。随時注心此處,于力氣之加強,及修定氣道之調理,有高文用。


  十,童真想


  白骨漸生肌 複還假合軀


  觀想白骨中紅線放出光亮,成為肌肉,豐腴滋潤。放出之光亮亦發出,成十五六歲孺子相,勇健活潑,欣欣敬愛,充斥生存才能。如修黃文殊者,于此即修文殊觀,持文殊咒。作是觀者,能令延年不老。


  十一,白毫想


  眉間白光芒


  觀想本人眉間,出一白光,平射向前,如手電筒。


  十二,月輪觀


  月輪妙蓮花


  觀想白毫所射之處,湛藍淨天空中,現一月球,清輝湛然,如中秋月,不高不下,正對本人眉間。其大如盤,在己眼前一二丈遠之處。作是觀者,能增進白菩提。月輪之下,承以鮮潔之蓮花,或作雜色。


  十三,阿字觀


  觀想月輪之中,現一阿字(梵文藏文華文均可),作水晶色。阿字是無生義,是緣素性空義,是無我義,是統統法無自性義。


  十四,皈依上師觀設法 (甲)觀師相好


  阿字化師尊 三輪字安立 自體亦同安


  羞愧求加持


  觀想月輪放大,直徑丈餘。月輪乃一大白光聚,并非質礙之物體。此中阿字變化成為恩惠最重得法上師之相,著三僧衣,現比丘相,跏趺而坐。其體性便是三世諸佛三寶及統統承恩上師之總集。如是坐于蓮花座上,月輪光聚覆蓋之中,觀上師頂門有白色 (嗡字),表身輪之好事;喉間有紅色 (阿字),表語輪之好事;心間有藍色 (吽字),表意輪之好事。本身頂門喉間心間,亦有如是嗡阿吽三字安立。此三字,便是諸佛身語意三密之标相。安立此三字者,能得諸佛之加持。若魔于定中現作上師形相,來作侵害,安此三字,彼相即不現。如是觀想浮現已,次應思想,上師與我,原本具足諸佛三輪好事之體性,對等無異。上師已修證,已成績,三輪好事,與佛齊等,而我尚于身語意三門,起惑造業。雖幸趕上師之悲願攝引,而本身懶惰放逸,于本具之三輪好事,仍複不可以現證。以此對上師宿世大羞愧,虔敬祈請,懇乞加持。加者,謂由我虔敬懇禱故,感得上師三輪好事不成思議之力降入我身,增進我本身本具之三輪好事。持者,謂由彼不成思議力之作用攝持,能令我本具之三輪好事發動作用。加持之理,如無線電,裝置之前提合适,即能起交互之作用。上師有如是願力,我有如是如法之至誠祈請,即能發作加持之力用也。


  (乙) 觀師好事


  具德我師尊 悲智無倫比


  總觀上師好事,與諸佛無異。别者,依菩提道次第所說善常識十種好事,及上師供所說密乘善常識十種好事,觀上師于此二種十德無不具足。(若實不具足者,應作具足想。)統統諸佛好事總攝為悲智,上師悲智,與佛齊等,莫可比倫。又諸佛悲智業用,唯為度生,我由無始死活以來,諸佛誕生,無福值遇,未蒙度脫,堅強難調,迷戀于死活大苦海中,唯有我具德上師,于無利便中巧設利便,多方攝引,開示此齊全次第敏捷易入之修定秘訣,使我由此漸次學習,得出死活,是于統統諸佛之中,于我尤有殊恩;悲智業用,即諸佛亦莫倫比也。


  (丙)觀師傳承


  上溯釋迦佛 鼻祖相連接 佛慈善福智


  修證師悉承


  傳承一直,法流清淨,則加持之力亦殊勝。當年有欽差至拉薩,患不服水土之病,醫者謂應飲以漢地之水則愈。于是使人從成都運水至拉薩,逐日隻宿于有井水處,行将所運之水傾于井中。次晨複自井中打水搬運前進。如是經數十站之途程,始達拉薩。欽差飲其水,其疾果愈。蓋水性之分歧,因為水中所含藏之微細生物分歧而起差異,如江河之水及海中之水,其生物即分歧也。成都之水,傾入沿途井中,其所含之生物,于夜間又複滋生。次晨汲起之水,仍與成都之水所含生物無異,故能愈病。與成都新汲之水無異,承傳之理亦複如是。若自釋迦佛以下師師相授,有一直之傳承者,其好事加持之力,即與佛相稱。今此法之法流,得之藏地者,自釋迦佛至阿底峽尊者,印度鼻祖,有一直之清淨傳承。阿底峽尊者到西藏之後,以三皈依法,接濟西藏佛法之錯亂,有皈依喇嘛之稱。阿底峽尊者往後之法流,宗喀巴巨匠集其大成。自釋迦佛至老喇嘛康薩仁波卿共二十八代。中間曆代傳承鼻祖,無一人非大成績者。我等現前得法上師,受皈依修法于賽馬山降巴仁波卿,老格西仁波卿,嘎登寺老嘎登尺巴,及老喇嘛康薩仁波卿。漢地之法流,則得于臨濟正宗第43代上佛下源老法師;實彙合漢藏清淨法流之彙歸。是故釋迦世尊全部好事,皆為師所接受。上師之好事即與佛無二無别也。


  (丁)忏罪求加持想 (子)忏師前所生罪 (初)忏罪想


  我違師身教 或侵擾師心 不信且輕視


  口讪謗唾罵 打師濫用物 等罪皆後悔


  觀想本人面臨上師之前,追想依止承事不如法所生統統大小諸罪,克誠表露,痛切後悔,作是念言:上師慈善,願憶念我,我于依止上師以來全部不可以如教修行違師身教之罪,愚蒙蒙昧侵擾師心之罪,不見好事腹诽不信之罪,不念恩惠不敬輕視之罪,甚至口出毀辱之言,身為淩蔑之行,濫用師物不知護惜,全部統統依止承事未能如法之罪,如是等罪,應感三途綦重苦果;設生人中,不得遇善常識,不得聽聞法要。以是思想,生大恐懼,起大羞愧,誠意後悔,後不複造。惟願上師慈善,許我後悔,為作加持,令罪清淨。


  (依事師五十頌,菩提道次第親熱慈善家法,别擺脫戒依止法及事效法,檢核本身逐日言動,如有不如法處,一一憶念後悔。)


  (次)加持甘露灌頂想


  師尊大慈善 怅然加矜許 聞思修證德


  及佛加持力 照我妙光亮 如甘露灌頂


  喉心及臍下 四射遍滿身 一一毛孔間


  罪化黑氣出


  觀想上師博大慈善,護念于我,猶如一子,聞我忏言,特加憫恻,熙怡淺笑慰言:辦法,汝能後悔,是乃健兒。後當責心,慎莫放逸。作是語時,上師身中全部聽聞讀誦劃分察看三藏十二分教聞慧好事,察看無常苦空無我等理思慧好事,暖頂忍等修慧好事,回向四果五道十地等實證好事,及得佛傳承加持統統與佛齊等之三輪好事,悉化為光亮之相,由頂上 字放出白光,喉間 字放出紅光,心間 字放出藍光。三處光亮射我頭頂。我之頂門有一小孔,如寶瓶口,直達臍下二指節處。光亮至我頂上,化為甘露,如白乳汁,亦如溶酥,自頂門漸漸灌下,細細降流,不偏不曲,始末喉間心間,直達臍下。流經之處,悉生清冷之快感,如酷暑天,得飲清涼之泉水也。甘露流至臍下,四散遍灌滿身。身中罪業魔障病患,悉被沖洗,從毛孔中,化為黑氣之相而出,猶如夏雨時行,水溝盈溢,全部積累污泥垢穢,悉皆清洗無餘。黑氣既出,滿身悉為甘露充斥,有空虛膨大之感。如酷熱時,觀想甘露充體,如披薰風,如浴清泉,煩熱悉除,作清冷爽快想。如凜冽時,觀想甘露充體,如擁薰爐,如浴熱水,寒凍悉解,作溫和舒服想。且作師之統統好事,我已決議取得想。


  (後)轉加爹娘有情想


  父右母則左 怨前恩親後 地獄甚至天


  六分作圍繞 好事諸光亮 三度隻管施


  其相複如前 盡出諸黑業 皈依我本師


  定中懇切念


  觀想如今爹娘,在我左右。(凡作統統善法時,悉應觀爹娘與我同作。)生平于我最有恩之人,在我背後。生平于我常作相違之人,在我眼前,于彼亦作愛敬如爹娘想。在爹娘怨親之外,有與我非怨非親之六道衆生,彼等亦皆是我爹娘。(參考初發菩提心修行觀法利便頌)眼前天道在中,修羅在左,人性在右,背後地獄在中,餓鬼在左,牲口在右,成一大圓形,圍繞而坐。法界衆生,悉皆攝入,無一脫漏。思想我今受此甘露灌頂之樂,應令統統有情同我享用。我今具足上師統統好事,應令統統有情亦皆具足。如是思想,即時觀想,己身周身毛孔,放出白光,照統統有情之頂,如上師為我灌頂之相。各各有情之罪障等,悉從彼身毛孔化為黑氣散去。各各有情身分,悉為甘露充斥,放出白色光亮。我與爹娘有情,異口同音,念南無古 多少遍,将光亮收入本身。(以下二段,亦這樣作觀。)


  (醜)忏違越諸律儀戒罪


  五逆及十惡 犯三皈五戒 甚至諸律儀


  次二忏如前


  如前觀想,對師後悔,作是念言:上師慈善,願憶念我,我名某某,所作罪堕,五無間罪所屬之類,十不善道之類,違越皈依學處之類,别擺脫戒相違之類。(五戒,八戒,沙彌十戒,比丘、比丘尼,各随所受之戒,思想戒相,追想所作,若有違背,應見罪見堕,說罪名數,别别後悔。)如是等等,犯罪泛濫,應感綦重苦果。今對師前,無覆藏心,發露後悔,不敢複作。願師慈善,許我後悔,為作加持,令戒清淨。(甘露灌頂,轉加有情,悉同前。)


  (寅)忏違越菩薩戒罪


  菩薩戒諸罪 次三至誠忏 撫慰及加被


  一一起于初


  觀想同前,面臨上師,憶念所作違越菩薩戒之罪,而作後悔之啟請,作是念言:上師慈善,願憶念我,我名某某,作某某事,違越某某菩薩戒條,壞菩提因,障菩提果,失大義利,當堕苦趣,生大恐懼,起大羞愧,克誠後悔。願師慈善,為作加持,令罪毀滅,善根增進。 (應參考文殊五字真言念誦法菩薩戒略頌,菩薩戒頌,菩提道次第,瑜伽菩薩戒品,梵網經。)(甘露灌頂,轉加有情,悉同前。)


  十五,皈依佛觀設法 (甲)觀佛好事及相好


  即師便是佛 無邊相好現


  過去觀想師之好事,即佛好事。(參考皈依發心攝要頌,寶相贊佛所行贊,法蘊足論四證淨品,三尊勝贊扶養法等所說佛寶好事。)過去觀想師之相好,換成釋迦佛風貌,便是佛相。如是觀者,所觀佛相,奕奕如生,不緻成金泥造像,無有怄氣。又如是觀者,易成佛師不貳之想。


  (乙)忏罪求加持想 (卯)忏佛前所生罪


  昔曾以惡心 出佛身中血 或以驕易語


  評佛像醜陋 質當商業像 惡心破壞塔


  違越佛語等 衆罪悉後悔 初中後複三


  三度佛光被 斷德與智德 統統皆授與


  轉加爹娘等 于佛盡皈依


  觀想本人,面臨佛前,嗤之以鼻,求哀後悔,作是念言:巨匠慈善,願憶念我。我從無始以來,或以惡心破壞佛像,或驕易語評佛像醜陋,(隻可說塑匠銅匠畫匠技能欠好,不成說佛像欠好。但凡佛像,沒有欠好的。)以像牟利質當商業,(佛像可送與具信者扶養,不成牟利;請佛像者酬工本時,應作扶養想。)或以惡心壞佛塔廟,(善意改建肅穆拆毀者不犯。)不遵經律,違越佛語,如是等罪,應感三途極大苦果。設生人中幸遇佛法,久不開悟,白費無果。以是思想,生大怖畏,克誠表露,求哀後悔。惟願巨匠,許我後悔。(甘露灌頂,轉加有情,悉同皈依上師觀法。)灌頂已,想世尊斷盡金剛習慣,現證無上正覺之好事,我悉取得。我與爹娘有情異口同音,念南無布達耶多少遍。


  (辰)忏違越諸律儀戒罪 (巳)忏違越菩薩戒罪 (悉同前)


  十六,皈依法觀設法 (甲)觀寶貝體相及好事


  佛前十二部 教證光熾盛


  觀想佛前三藏經書,玉函金帙,相極肅穆。是佛四十九年金口所說名句文身十二分教,及諸佛菩薩聲聞聖衆心田所證好事光亮。(參考皈依發心攝要頌,寶相贊,法蘊足論四證淨品,三尊勝贊扶養法等所說寶貝好事。)


  (乙)忏罪求加持想 (午)忏寶貝前所生罪


  愚迷謗處死 以經作貨品 質當及牟利


  以僞亂處死 露置及逾越 與穢物雜置


  評論述法人 談鋒有無等 依法所生罪


  一一披誠忏 二番及三番 如前求後悔


  佛音施撫慰 法光三度臨 轉加諸有情


  于法盡皈依


  觀想本人對巨匠前,至誠後悔,作是念言:巨匠慈善,願憶念我,我從無始以來,全部執此輕彼,愚迷謗法之罪;貨賣經典,質當牟利之罪;斷章取義,僞亂處死之罪;裸露經典,不知珍護之罪,逾越蹂躏,穢物雜置不敬之罪;評說法人談鋒有無驕易之罪。如是等罪,今皆後悔。惟願慈善,許我後悔,為作加持,令罪清淨。如是白已,觀想巨匠,怅然矜許,慈音撫慰。寶貝放光灌自頂門,觀想同前。甘露充斥滿身,作三藏十二部教證好事皆取得想。教典不可以解了者,悉能解了;不可以影象者,悉能影象;不可以現證者,悉能現證。如是想。次複觀想己身光亮,轉加爹娘有情。我與爹娘有情,異口同音,默念南無達磨耶多少遍。


  (未)忏違越律儀戒罪 (申)悔違越菩薩戒罪 (悉同前)


  十七,皈依僧觀設法 (酉)忏依僧寶所生罪


  文殊及普賢 觀音金剛手 地藏虛空藏


  彌勒除蓋障 佛側八菩薩 次十六尊者   長老身子等 阿含經著名 讪謗賢聖僧   與破和合僧 奪物并分類 不信僧伽耶   因此取邪見 酬護法有阙 依僧所生罪   一一皆後悔 五逆及破戒 如前順次忏   僧寶發慈音 三度垂加慰 光亮無量集   黑盡白光出 爹娘及六道 于僧盡皈依


  觀想八大菩薩十六尊者,阿含經中著名舍利弗等大阿羅漢及諸護法,侍立佛側,本人面臨諸賢聖前,作是念言:諸大菩薩現前聖衆,願憶念我。我從無始以來,全部分門别戶讪謗賢聖之罪,我慢僻執,破和合僧之罪,奪僧資用侵損僧物之罪,于七衆中劃分黨類之罪;觀尋差錯不信僧伽之罪;雖信佛法不信僧寶邪見之罪;酬報護法供事阙略之罪,如是等等,犯罪泛濫,應堕三途;雖得為人,幸遇佛法,障入大家,不得享用僧中長處。以是思想,生大怖畏,羞愧後悔。惟願諸聖,聽我後悔。如是白已,僧寶各各三輪放光,異口同音作撫慰語。其光集我頂上,甘露灌降,觀想同前。轉加爹娘有情,與我共性默念南無僧伽耶多少遍。


  (戌)忏違越律儀戒罪 (亥)忏違越菩薩戒罪 (悉同前)


  十八,三寶加持想


  三寶同放光 一一頂總集 甘露注如前


  如佛度統統


  觀想三寶同時放光,光亮皆彙合于我頂上,化為甘露,灌我頂門,其相如前。觀想本身病魔罪障,悉化黑氣,沖洗而出。黑氣既盡,滿身光亮充斥,好事如佛無異。複從本人滿身毛孔,放出光亮,為爹娘有情灌頂。爹娘有情悉皆成佛。


  十九,法界光亮想


  黑氣已無餘 光亮照法界 各各身發光


  自他遍無礙


  觀想我及有情,身中病魔罪障,悉已化黑氣而出,清除淨盡。各各身分皆光亮蘊。我之心間有一明燈,光照盡法界統統有情。各各有情心間,亦各有一明燈,光亮遍照法界。(若不可以觀心間燈明者,不作是觀,但作光亮互遍之觀亦可。作是觀者,隻作數分鐘,不成久。)我與統統有情,光亮互遍互入,自他無礙。其光不放不收,湛然靜住,作不來不去,無出無入想。


  二十,内曼荼拿想


  皈依三寶竟 衆生歸專心 法僧入佛心


  佛師體無二 乘光入我心 三者無差異


  觀想從佛心間放光,光觸寶貝、僧寶。寶貝化為光亮收入佛心,僧寶化為光亮收入佛身。我心放出光亮,照觸統統爹娘有情,悉化光亮,自我身毛孔,收入我心中。我之心中,有一蓮花月輪。六道衆生,細如微塵,于月輪之上安住,其相如在外時。觀想迎面之佛,現比丘相,其體便是上師相同。觀想佛相收小,高六寸許,乘光至己眼前三四尺處,面臨本人。佛座之高下,與我鼻端平。次觀佛在己頂門之上,面向于前。蓮座去頂上五六寸。次觀佛相收小,大如橄榄核,自頂門孔中降下,坐于心間有情圍繞之中,即佛即師,亦便是我之自心。觀想佛心放光,為心間有情灌頂。有情身分放光,又收入佛心。如是三次作。心間有情,悉皆成佛。我心與佛,與統統有情體性是一,故曰心佛衆生,三無差異。随時觀此内曼荼那,則我與佛及法界衆生,随時共住不離,長處甚大。


  二十一,二空觀


  心情兩俱空 即成二空觀


  觀想心間之佛,心中有一藍色 (吽字)。其字放光,照觸心間有情,悉化光亮收入佛身。佛身亦化光亮,唯餘吽字。其字放光,照觸腹中髒腑,悉化光亮。腹中光亮充遍。若火大盛者,觀其光藍色,作清冷想。若火大弱者,觀其光紅色,作溫熱想。對等無病者,光作白色想。其吽字或不觀亦可,是名内空觀。作是觀者,能治愈髒腑中疾病。髒腑性能有不健全者,能為補治。次觀光亮向外發,身如凝酥遇熱消溶,本身亦空。光亮所觸,身外器物,牆壁江山大地,亦複成光。是名外空觀。


  二十二,大空觀


  大空明無盡


  觀想光亮放出,先隻一舒手遠。(或由吽字放出,或不觀吽字,唯觀光亮。)次再加一舒手遠。如是加數次,往後每次加一裡。如是加數次,往後每次加五裡十裡百裡千裡,甚至遍滿三千大千天下,光亮無盡。若第一舒手遠光作白色,第二層作黃色,第三層作紅色,第四層作綠色,第五層作藍色,如虹彩形。如是顔色間别,則能分出遠近矣。


  二十三,幻身浮現想


  光亮集座來 浮現幻月蓮 吽字化我身  觀想光亮從邊緣徐徐發出,如鏡面呵氣收縮之狀。最後收至本人如今座位之上。座位蓮花之上,平置月輪之墊。月輪之上,浮現直立紅色 字,光亮收入 字之中,轉成本身之相。


  (七)出觀須知 一,應将皈依觀頌文,重新默念一遍。二,将二手心搓熱,搓拭面部,而後張目。三,張目徐顧周圍,了知我身如今那邊。四,思想我今已出定,次複當至那邊,算做何事。五,徐攝衣整帶甯靜下座。


  (八)觀境看法 一,初修觀者,貪圖甚多;入座修觀,比不修時,貪圖更多。此乃初修必經之階段。如法修觀,久久貪圖自止。不成因入座便起貪圖,便摒棄不修。二,若身上某一局部發作跳動,或屋宇振振出聲,此乃将生觸之相,不必恐懼,亦勿固執。三,若身上發作冷觸或暖觸覺得不适者,此是禅病,應遵奉上師對治之;覺得舒服者,此是生觸之相,不成固執,應作空觀,或修菩提心,願衆生悉得此樂。再依本人所修之法,依舊修習,其樂天然漸更增進寬廣。四,觀中見勝妙境地,應知悉是如幻浮現,不該固執,著即成魔。如見佛及本尊現相,應修扶養,發殊勝願。五,若見可驚可怖境地,應作空觀,并修後悔。六,若定中受轟動,身上某一局部覺得不适,如法再修一次,其病即愈。


  (九)初修要訣 一,不成畏難。衆生之心,無始以來,在人間法中轉。人間應事接物,境極繁複,不覺其難,以熟悉故。心難趣定者,以未訓練故。若今不訓練,一直無熟悉之時。二,不成無恒。三,初修每次時間不成太長,每次至少五分鐘亦可,往後徐徐加長。四,逐日至少修四次。五,每次應将所有觀法,略修一遍,于中提出一段專修。


  (五)三皈依觀攝統統佛法


  (一)攝三十七道品 觀不淨、苦、無常、空,攝四念住。後悔求加持攝四正勤。生起意樂,精學習習,能生止觀,攝四神足。于上師三寶及戒皈依,便是修信等五根五力。七覺支是定之支分。八正道是修得成績之使用。故三十七道品,無不攝入其中。


  (二)攝統統禅法 統統觀境,皆因而修尋伺,由尋伺引生喜樂,即入初禅。由修皈依三寶及戒,并觀四谛理,得内證淨,即入二禅。引生妙樂,即入三禅。修空觀等舍念清淨,即入四禅。修表裡空、大空,即修空無邊處。修諸觀境,即修識無邊處。心情俱空,即無全部處。觀統統衆生罪清淨,即修悲無量。為統統衆生加持好事,即修慈無量。觀統統衆生受禅悅擺脫無上菩提之樂而生欣慰,即修喜無量。等觀統統衆生皆我爹娘,即修舍無量。皈依師修依止法,是三士道之前導。觀無常,懼罪業,皈依三寶,是下士道。修四谛觀法,是中士道。修加持衆生離苦得樂,心佛衆生無别,是上士道。自觀與師佛不貳,是密乘道。月輪阿字光亮等,是法身修法。童真想自觀成佛,是報身修法。幻身浮現,本身放光加持衆生,是化身修法。上師修法,是圓成次第上師瑜伽之根底。光亮觀是相明力明之根底。不淨想對治貪欲,四無量對治嗔恚,光亮觀對治昏熟睡眠,修依止法及戒對治掉悔,皈依觀對治疑蓋。光亮收放,因而修收支息。死想諸大疏散即因而修界差異。觀境變化,即因而修緣起性空也。


  (三)攝法蘊足論 修戒後悔,攝學處品。修依止法,攝預流支品。修皈依及戒,攝四證淨品。修四谛四禅為證四聖果之因。依此修行,即入四通暢數,随得喜足。勤修此定即四聖種,修戒後悔即四正勝,修定即攝四神足。觀不淨、苦、無常、無我,即四念住。觀四谛理即攝四谛品。依此修定,便是四靜慮、四無量、四無色、定、覺支等品,依此對治懊惱,即攝雜事品。能修之作用對于根品,能修之所依體屬處、蘊、多界品。觀死活苦,依此修行而得擺脫,屬緣起品。


  略舉數例,可見此法具攝巨細顯密說修統統秘訣也。


  海公上師于民國十七年頭傳此法,至今将二十年。曆次所傳,除加詳加細外,無涓滴之增減收支,可見法印決議,無改無疑。初傳唯有口傳,嗣由景诰初居士集為頌文,經上師判定。曆次傳法,以此為定本;惟頌文簡括,次第轉移,非經親傳,不可以趣入。間有同窗,年高事冗,無暇多聞。


猜你喜歡:

最新文章